林毅夫 | 发展与转型的目标、战略与绩效: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反思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3-14 11:24

  

  编者语:

  201831日晚,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第105次【朗润?格政】讲座暨“改革开放40周年”系列讲座第一讲。本文根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、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讲座发言整理,已经演讲人本人审阅。敬请阅读!

文/林毅夫(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)

  改革开放40年间,中国由贫穷走向富裕

  1978年按照当时的市场汇率计算,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155美元,不到当时最穷的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国家平均数的三分之一。从全世界的排名来看,人均GDP在200多个国家当中排名倒数第三。我国当时不仅贫穷,经济也非常内向。1978年我国进口占国内生产总值5.6%,出口占4.1%,两项加起来只占我们国内生产总值的9.7%,也就是说我们90%以上的国民生产跟国际经济是无关的。贫穷的国家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,即人口大量聚集在农村。当时我国81%的人口居住在农村。而全国84%的人每天的生活费用低于1.25美元的国际贫困线。

  改革开放至今40年间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平均每年的经济增长速度9.6%。经济对外开放的速度也非常快,40年间平均每年的对外贸易增速达到14.8%。在所有人口超过1亿的大国当中,我国对外贸易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最高,达到30%。经过快速发展,2017年我国人均GDP从原来155美元,现在变成9460美元,成为中等偏上收入国家。2009年的时候超过了日本,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。在2010年,超越德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出口国。

  此外,出口结构也生产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1978年的时候我国出口体量小,出口品当中75%是农产品或是农产品加工品,而现在97%以上是制造业产品,变成了世界工厂。

  2013年,我国贸易总量超过了美国,变成世界第一大贸易国。2014年,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,经济规模超过美国,变成世界第一大经济国。在这个过程当中,超过7亿人摆脱贫困,为二战后世界减贫做出了巨大贡献。1997年爆发东亚经济金融危机,中国做了两件事情:一是人民币坚持不贬值;二是中国维持了8%的高速增长,稳定和拉提东亚经济迅速复苏。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,中国推出四万亿积极财政政策,不仅实现我国经济快速站稳脚跟,也有效拉动其他新兴市场经济和发达国家快速复苏。从2008年至今十年间,我国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30%。

  为什么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取得人类经济史上不曾有过的高速增长?

  收入增长不是货币的增加,而是购买力的增加。真实的增长前提条件是劳动生产率水平不断提高。一方面需要现有产业技术不断创新,另一方面要不断涌现新的附加价值更高的产业,这是收入长期持续增长所必须有的机制。这种机制工业革命以后才出现。

  发达国家跟发展中国家的差异在于,工业革命以后发达国家拥有的技术、产业一直都是在世界最高水平,要实现技术创新、产业升级必须靠自主发明,但绝大多数的发明是失败的,平均回报低,过去这一百多年的平均增长速度也就3%。

  发展中国家由于技术落后,产业的附加价值低,可以利用后来者优势,引进成熟的技术实现技术创新;进入到发达国家比较成熟的产业,实现产业升级。模仿和借鉴作为技术创新、产业升级的来源,成本跟风险就比自己发明要小得多,速度也快得多。二战以后有13个经济体懂得利用后来者优势实现了每年7%或更高、25年或更长时间的快速增长。中国改革开放后成为这13个经济体之一。

  为什么改革开放前没有实现高速经济增长?

  中国的落后、后来者优势不是1978年开始才有的,建国的时候已经有了。但50年代初的发展思路是快速强国,必须跟发达国家一样具备先进的国防军事实力,实现“十年超英,十五年赶美”,这个出发点令人敬佩。问题是最先进的、最新的技术和产业大多关系国防安全、存在专利保护,不能直接使用,只能我国自己研发,这样就相当于放弃了后来者优势。另外,这些产业是资本非常密集的产业,而中国当时是一穷二白的农业经济,资本极端短缺。发展资本密集的重工业、军事工业违反了我国的比较优势,成本高昂。这样一来,企业在开放竞争的市场当中就没有自生能力,无法与资本宽裕的发达国家进行竞争。必须依赖政府配置资源,人为的压低各种价格信号,包括资金、原材料、工资、外汇以降低发展重工业的成本,形成了对各种价格的扭曲,导致资源错误配置,效率低下。中国在六十年代的时候很快就建立起一整套完整的工业体系。但代价则是创造的就业机会少,大量的劳动力就滞留在农村。

  为什么同样是改革开放,苏联、东欧的改革带来经济崩溃、危机不断

  八、九十年代,社会主义国家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,认为治理政府失灵就要把政府错误的干预扭曲全部消除掉,让市场发挥作用。但实际上,推行华盛顿共识用休克疗法的国家基本上都出现了经济崩溃、停滞、危机不断,效率比原来更差。究其原因是没有把原来的干预扭曲存在的道理想清楚,干预扭曲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有一大批违反比较优势,资本很密集、技术很先进、规模很大的产业。如果把干预扭曲都取消掉,这些产业由于违反比较优势,企业在开放竞争的市场中没有自生能力,没有保护补贴必然崩溃、破产,造成大量的失业,引发社会政治不稳定。还有许多国防安全相关产业,即使私有化后也需要保护补贴才能继续生存,带来更多寻租、腐败的机会。

  中国在转型中解放思想,实事求是,以维护经济稳定为首。老人老办法,对不符合比较优势的传统重工业企业,继续维持国有,给予保护补贴。新人新办法,对一些符合比较优势的产业放开准入,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允许私营企业、外资企业、乡镇企业进入。此外,设立经济特区、加工出口区、工业园区等,在这些园区内改善基础设施,着力提高营商环境,符合比较优势的产业得以迅速发展,从比较优势变成竞争优势,占领国际国内市场,积累资本,促进产业升级,在升级过程中充分利用后来者优势。

  为什么中国经济发展如此迅速,但国内外对中国经济还是很悲观

 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,环境恶化、腐败和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等问题不断凸显,因此,国内外许多人对中国经济的可持续性存疑。环境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发展问题。任何国家社会都会经历从农业经济阶段到制造业阶段,再到服务业阶段。因为制造业阶段能源使用的密度跟排放的密度是最高的阶段,环境压力必然大,我们希望按照现在五大发展理念绿色发展,环境问题能有所缓解,但根本上解决环境问题还是要靠渡过这个发展阶段。

  另外,腐败跟收入分配的问题日益严重。改革开放以前,对大型国有企业进行财政拨款,让不符合比较优势的产业能建立起来。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,开始认为大型的国企效率低是因为财政拨款无成本,于是学习发达国家改为银行贷款,但并没有改变我国资本短缺的事实,即使改成贷款,利息还是要人为压低来进行补贴。后来又可以在股票市场发行股票,低成本的募集资金。同时,双轨制下符合比较优势的民营企业也发展得非常快。能够从银行借到钱的企业或者是能上市的企业,从金融体系拿到的低成本的钱就是补贴,谁补贴他?是那些把钱放到金融体系、从金融体系借不到钱的人。也就是农户、一般家庭、微型企业、小型企业,一大部分中型企业。借钱者是相对富的,给补贴的人是相对穷的,双方的收入差距就扩大了。这不仅是在金融是这样的,矿产和电信、电力、银行等垄断企业也一样,开始都是国有的,然后开始民营,民营企业想方设法拿到经营权,所以腐败的现象增加了。

  对待腐败问题需要与时俱进地看待。经过40年的快速发展,我国已经成为收入中等偏上的国家,资本不像过去那么短缺了,很多违反比较优势的产业现在就符合比较优势了。这种情况下一方面要从严治党,实行八项规定。更重要的是釜底抽薪,把那些转型当中为了保护补贴违反比较优势,没有自生能力企业生存所遗留下来的在金融、自然资源、垄断经营行业上的租金消除掉,把扭曲消除掉,把干预消除掉,让资源在市场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。但是,新的产业要变成竞争优势,也要解决先行者的积极性的问题,克服新的产业所需要的基础设施、金融环境、法治环境、人力资本等不断完善的协调问题,这些企业解决不了的必须由政府来做。所以要有有效的市场和有为的政府。市场有效以政府有为为前提,政府有为以市场有效为依归,它是辩证的两点,是有机的结合。

  中国还能发展多快?还能维持多久?

  中国在2008年时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GDP相当于美国当年的21%,在这样的差距水平,日本、新加坡、我国台湾和韩国实现了20年每年8-9%的增长。因此,从2008年开始我国还有以8%的增速增长20年的潜力。

  为什么从2010年以后经济增长速度不断下滑?因为潜力是从供给侧来讲,从生产面、技术变迁、产业升级的角度来看的,实际能够增长多少要看需求面。

 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经济没有完全恢复,出口增慢,民间投资的积极性低,所以经济增长速度也要慢一点。很多人就说经济增速放慢是中国内部的结构性的问题、体制性的问题,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、转型中国家,这方面的问题必然存在,但不是主要的原因,因为其他的经济体也在同样一段时间经济增长速度下滑,且下滑的幅度比中国大。

  结语

  就像总书记所讲的,这是一个需要理论,必然产生理论的时代;这是一个需要思想,也必然产生思想的时代。必须根据我们改革开放40年前后,中国跟其他发展中国家成功和失败经验的总结提出新的理论,这个理论我把它取一个名字叫新结构经济学。新结构经济学是能够帮助发展中国家改造命运的经济学。认识世界跟改造世界要结合,一个真正能改造世界的理论,才是真正帮助我们认识世界的理论。新结构经济学就是这把钥匙。(完)

  文章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北大国发院”(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)

  本篇编辑:薛瑶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